1
文章内容

利民中学校园网

2019年04月08日 13:47

2012贵州高考

    20.燕歌行高适

    昨天,记者陪同渝中区进修学院数学特级教师王跃辉来到石柱中学。走进高2009级22班教室,记者看到,秦治政坐在第五排,他小小的个子淹没在一尺多高的复习资料中。

    这还仅仅是在学习内容上的超越,在像是教育规模、高校扩招、毕业论文等方面更是其他各国无法媲美的。不过中国教育能够保证世界上的领先地位是因为特色,其他国家都没有这样的,只有我们才热衷这样的。教育在中国似乎只剩下了考试、升学率、本科率及教学评估,当他国正在加紧研究高新科技时,我方尚在积极组织学生进行熏黄刚出炉的毕业论文以迎接评估的准备工作。大学生写的论文发表了也让位给老师当第一作者,和抄袭者相比,这才是“大家风范”。

    母语教育深陷泥淖,母语亟须保护,包括用考试制度来“加强厚植语文存在的生命”。在这一点上,我坚决同意胡晓明教授的观点。我也同意胡教授说的“考试本身不能保证促成一种活的语文能力与语文生态,但考试是一个社会的风向标”,但考试这个社会的风向标指向哪里却是要讨论的。遗憾的是,我们今天正走在泥泞不堪的考试道路上,我们已经身心疲惫,我们已经队伍不整,我们已经丢盔卸甲,我们甚至已经听到了警醒的钟声。风向标分明已经出现了问题。“钱学森之问”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更愿意理解成是对我们的考试之问。我们将把学生考成什么?

    笔者以为,北大实行“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是为业已存在的升学腐败再开方便之门。首先,中学校长抵挡不住地方党委、政府的权力压力。无论是学校发展,教师待遇,还是校长个人的官帽。校长不听话,都是岌岌可危的。即使是纪检、教育、审计、税务、物价等要害部门,学校作为弱势单位也是得罪不起的。其次,在金钱、亲情、美色、甚至是学校教师压力下,中学校长也难独善其身。现在一些重点中学的校长,不是权力太小而是权力太大,并且往往是监督的真空。最近几年媒体上公布的中学校长倒在金钱、美色的诱惑之下,并不是少数。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任务的法律制度作保障,最终使中学校长实名推荐成为了浸染着权力、金钱等腐败行为的包装。

  目前正紧张起草中的《中长期国家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对高考改革也有所涉及,并初步提出三个改革方案。三方案各有侧重,共同目标在于“允许学生多次参加考试,多给学生一些机会”,主要是解决考核学生的综合素质和一次考试定终身的问题。

    分析这些现象,宏观层面是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二元冲突,中观层面是行政教育体制和学校运行体制的矛盾,微观层面是课程标准导向应该怎么做,是方法重要还是知识本身重要、要能力还是要分数之间的矛盾。这些让办教育者感觉无奈。

    从经典阅读、亲子阅读、班级阅读到分级阅读,少儿阅读正进入多元阅读的时代。

    教育制造的灾难,正在由全社会来承受。

  写在前面的话:吴非老师是我十分崇敬的王东生先生,任教于南师附中。王老师对语文教学,对教育都颇有见地!在如今的教育体制下,王老师一直致力于“抢救”的工作,殊为难得,令人钦佩!

    汉字通过记录汉语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十分厚重,是古代文化的核心部分、主体部分,没有汉字,继承传统文化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科学和艺术是人类不同的活动方式,代表两个极。人类更多的活动方式,在这两个极之间。

    葛剑雄:要达到这样的毛入学率指标,最重要的是要提高教育投入。纲要中提出教育投入要达到GDP的4%,财政部说困难很大。我认为财政部的说法是错的,如果纲要得以通过,并且用人大立法来保证,财政部应该无条件地执行。把蛋糕切那么大就可以了,哪来的困难呢?4%的组成部分要透明公开,并且对投入要有详细的清单,以便核查。此外,还要按时到账,不拖欠。这样的经费投入才是有效的。

    “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语出左宗棠,是其23岁时为了勉励自己所写,专门贴在新房门口的一副对联。左宗棠是晚清军政重臣,湘军统帅之一,也是洋务派重要首领,此联体现了左宗棠的人生理想和追求目标,家中贫困却不忘忧国,博览群书而仰慕先贤。这样的精神境界,的确让人钦佩,素有报国之志的温家宝自然深有同感啊。“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语出屈原的《离骚》,其意是“为人民生活的艰难与困苦而叹息流泪”,不仅体现了深沉的忧患意识,而且寓含了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从古至今就是中国知识分子为国为民殚精竭智的真实写照,作为一国总理的温家宝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语出郑板桥的《竹》,其意是“诗人夜不能寐,为民苦担忧”,体现了作者的一种强烈的爱民意识。郑板桥是清朝乾隆年间“扬州八怪”之一,为官清廉,爱民如子,常常微服暗访,而以亲民为民著称的温家宝,自然不甘逊色于古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语出宋人张载,其意是“探索天地运行之道去造福全人类,使之能安身立命,传承先人知识与智慧,终达天下太平。”这一座右铭体现了张载的伟大抱负,强国富民,造福人类,这无疑也是温家宝矢志追求的目标了。“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语出艾青的《我爱这土地》,这首诗写于抗战初期,集中地展现了艾青对土地的一片赤诚和对国家的无限眷恋。全诗感情显得极为真诚,富有感染力,在深深地感动着广大读者的同时,自然也打动了温家宝的心弦。至于康德的那段墓志铭,出自《实践理性批判》的最后一章,可以说是人类思想史上最脍炙人口的一句名言,全面地构筑出康德哲学体系的“十字架”———横轴是自然律,纵轴是道德律,一个是神奇宇宙,一个是个人心迹。一个人无论何时都不要自我膨胀,要时刻注重内在修养,对道德,对大自然,对人类文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都要保持足够的敬畏,这与《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里所说的“人家怕你,并不是一种福,人家欺你,并不是一种辱”无疑是异曲同工,当然会在学富五车又放眼全球的温家宝的心里赢得深深的共鸣啊!

    教师是什么?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需要不停地追问,但就目前而言,不要再用其他职业来比喻教师,也不要给教师太多美丽的光环。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承认,在我们每一个人的成长道路上,给我们以深远而重大影响的,除过父母之外,就是敬爱的老师了。教师就是教师,是一个人,是一个专业工作者,是“教”者更是“学”者,是“教”者与“育”者的统一体,是通过与学生对话而不断促进自我反思与发展的人。

    近年来,通过增加投入来提高教师待遇也谈了不少,包括前年开始的教育部直属高校师范生免费教育。之所以成效不明显,钟南山认为,主要是没有处理好中央和地方之间的责任划分问题。“据我了解,国家出台一个政策,比如增加公共卫生投入、增加教育投入等,一说到以地方财政为主,一些省份根本不落实。”他分析,一方面原因是一些边远地区财政确实比较困难,中央出台政策,把提高公共服务水平的硬任务压到了地方,却往往没有相应配套或只配套了很少的资金;另一方面,一些地方政府还经常把本该用于教育的投入,应用到其他能更快见效的地方。

    七、微生物与发酵工程

    (二)点评

  赵平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入选者(2004年),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副主任,兼任中国文字博物馆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长期从事文字学、古文字学和出土文献研究。出版过《隶变研究》、《〈说文〉小篆研究》、Chinese Characters then and now(合著)、《新出简帛与古文字古文献研究》等著作,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论著曾获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年语言学家奖、王懿荣甲骨学研究奖。

    1号考生:郭灿金作家、河南大学教师,著有《古典下的秘写》、《郭灿金读史》等

    上海卷

    新安晚报:2月28日发布的《纲要》制定了今后10年中国教育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听说这幅教改新蓝图的出台,曾征求过您的建议?

    所以我们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我天天跟家长讲龙生九子,子子不同,龙生九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的本事,教育是一种潜能的反映,教育30%在唤醒,70%在等待,等待着孩子长大,并不是一蹴就成的,没那么快,从学校要明白,教育的领导者要明白,学校要明白,家长和孩子都得明白,我今天为什么读书,明白得越早越好就跟人找对象似的,为什么有人找不到对象,因为他找不到什么样的,如果你想找一个高个发现街上高个很多,如果想找矮个发现街上矮个也很多,所以教育本身要明确目标,这是最重要的。

    在高等院校法人化从而确立自主招生的前提下,高考制度改革也必须走上多元化的道路,具体路径如下:

    所以我们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我天天跟家长讲龙生九子,子子不同,龙生九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的本事,教育是一种潜能的反映,教育30%在唤醒,70%在等待,等待着孩子长大,并不是一蹴就成的,没那么快,从学校要明白,教育的领导者要明白,学校要明白,家长和孩子都得明白,我今天为什么读书,明白得越早越好就跟人找对象似的,为什么有人找不到对象,因为他找不到什么样的,如果你想找一个高个发现街上高个很多,如果想找矮个发现街上矮个也很多,所以教育本身要明确目标,这是最重要的。

    语文是一个充满趣味、丰富多彩的百花园,既具有文化底蕴,又具有人文价值。她千姿百态的自然美、变幻莫测的社会美、奥妙无穷的科学美、情真意切的情感美、隽永深邃的语言美,无不给人以诱惑、启迪、急智、熏陶。语文是人一生不可或缺的工具,难道我们真的不能让学生在获得知识的同时快乐地提高能力?品赏语文那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玩味精妙绝伦的名篇佳作,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写一篇生动感人的文章,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培养学生美好高尚的情感,启迪学生创造探究的心智?让学生会思考、能判断、善联想、精推理,从而学会做人,学会学习,学会创造,学会探究,学会合作?张扬他们的个性,放飞他们的思想,解放他们的灵魂?让学生获得学习的快感,知识的美感?厚积他们的文化,给他们以人文的终极关怀?

    上世纪80年代,许多有远见的语文教师意识到作文教学效率低下是不重视“写作过程”的结果,如果重视“过程训练”,必能快速提高学生写作能力,于是出现了许多重视过程的作文教学方法,其中具代表性的有以下几种模式。

    专家表示,中学生理解鲁迅也许存在一些障碍,但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难以克服,学生在老师的引导下,克服这些语言和语境障碍,感悟鲁迅的人格、精神和关怀,这本身就应该是学习的必经过程。但是这给直接面对学生、教学任务繁重的一线语文教师无疑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他们对鲁迅理解的程度,他们讲解鲁迅作品的水平,能否带着学生走近鲁迅的世界,将直接影响学生对鲁迅的理解和接受程度。

    考题的指挥棒作用,使得教学中对名著的关注呈现出令人尴尬的现状。一方面,教学中出现了阅读名著的热情,另一方面,题型的设置又使这种学习只是一种伪热情,阅读名著缩微、浅层了解故事、背诵重要片段等等浮光掠影式的学习,使学生难以真正走进名著,体察名著的深邃况味。

    2009年,澳大利亚四所私立大学突然宣布倒闭,近千名中国留学生受到影响。据了解,这些学校的留学生们年纪都比较小,大部分处在16岁~20岁之间。

    也正因为如此,实际的语文教学中,现在一些教师一节课的教学目标分别按照三个维度,分类设定,每一维度又分别是三、四个目标,如此每堂课的目标有十几个之多。叫学生眼花缭乱。哪里是什么目标,简直是一团乱麻,课堂上也根本无法实现这些目标。也许很多老师根本就没有把这些所谓的“目标”当回事。于是在具体的教学中,目标定位变成荒唐可笑的游戏。有的教师把思乡之情作为小学课堂的教学目标,小学生那么小,很少有离乡思亲的经历和体验,哪里懂思乡之情啊?退一步说,即使认可“三维目标”的科学,它也并不是要我们在每节课上都得把这三个目标一一逐项落实,“情感、态度、价值观”应该是各学科乃至整个学校教育的终极目标。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也赞成这样的观点。他认为,家长如果在孩子面前只是一位高高在上的长辈,把孩子作为成人的附属品,孩子就会变得保守、胆小、被动和听话。“这种孩子在30年前的企业是受欢迎的,但是今天已经过时了,我们今天希望培养的孩子是快乐的、乐观的,是能够信任父母、能够彼此倾诉、能够爱自己也能爱别人的人。所以,我做爸爸总是告诉自己要放下架子,像一个朋友一样,拿出时间跟孩子疯玩,让孩子有话都跟我说。”李开复说。

    袁振国:讲故事是我的性格使然。我们做任何工作的时候,都有自己的倾向,那就是从兴趣出发。我看过一个著名经济学家的名言,他说我上课的时候,如果我要讲的这个道理没有三个例子支撑,我就不敢上课。子曰:“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就是说,不通过三个不同角度的例子讲这个道理,学生不能真正掌握。一个老师能够用讲故事的方法讲道理,说明他自己理解了,这也是非常重要的教育方法。1982年,我开始上教育学课。上课时,我最大的特点就是讲一个道理,然后开始讲故事,吸收故事的涵义。我的教案罗列的都是故事,这是我的习惯,也是我的认知方式。找到更精确贴切的故事是我几十年的积累,而不是为写这本书而找的。

    两点建议:

    “我们想说的是,教育不是一般的产品,任何成效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显现出来。因此,每一项尝试我们都会慎之又慎。”这位负责人最后表示。

    李海林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同时着手:一方面,需要学科专家与课程专家合作,系统开发出新的语文知识。另一方面,这个任务在很长时间内要靠广大语文教师自己摸索,教师把自己在每篇课文每堂课零星开发出来的“新知识”与专家的研究成果融会起来,以课程内容和教材内容的形式加以确定,从而完成“语文课程内容重构”的历史重任。要尽快改变目前课程专家、教材编写者与一线教师各自为政的教育现状,进而形成有效的合力。只有通过这些各有所长而分工不同的专家教师的通力合作,才有可能解决“教学内容”这样全局性的重要问题。

    许多考生称,作文题目小学就在写,比如“一件小事”、“一件有意义的事”、“一件难忘的事”等。

    这段话在本质上回答了如何才能培养出杰出人才。但如何具体化?这就是正在制订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的主要任务。

    媒体方面,央视的《百家讲坛》打造了一些“学术明星”,却也通过学人雅俗共赏的讲座,重新唤起了社会大众了解传统历史和文化的热情。《光明日报》等纸煤专门开设了国学版,中文搜索引擎百度开设了“国学频道”,新浪网高调推出乾元国学博客圈等等。2004年深圳《晶报》对当代大儒蒋庆的学术经历和学术思想的连续报道,让这位儒学家的思想进入公众视野。因为蒋庆的“出山”,引起了2004年的“读经大讨论”、 2005 年的“国学大讨论”、2006年的“儒教大讨论”,国学影响力已从学界普及到大众。

    教育学研究生吴丹:教书匠不能穷,也不能只顾赚钱

    这就导致所有人的眼睛都是集中向上的——要钱!这成了最有效的指挥棒。为了争夺这一块蛋糕中的利益,哪怕是捞取一点蛋糕渣,就足以形成基层部门“跑部钱进”、“跑局(委)钱进”的强大内驱力,增加了腐败的机会。谁来监督、怎样监督也就成了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

    最近十余年来,应该说比之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要重视得多了,新的语文课程标准都有了明确的阅读量化要求,可惜落实的情况远远不如人意,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课外阅读处在一种说起来重要,做起来不要的状态。这么多年来,我们大讲营造书香校园,可什么时候专门召开过多少课外阅读方面的专门研讨会?我们的课题研究又有多少是关于课外阅读的?我们的语文类报纸、杂志又有多少文章在讨论课外阅读问题呢?我们的评估机制又关注了课外阅读了吗?语文教学的研究组织中关于课堂教学和作文教学的分支机构并不少,而鲜见有关课外阅读一分支的。这样,我们的中学生课外阅读在相当一些地区和学校处在无人过问的放任自流的状态,就是见怪不怪了。

    这个时候,我把我的经验感受变成一种研究行为,开始有组织地进行调查研究,即怎样提高大学生的教学效率,让不管出于工作需要,还是有志于从事教育行业的人,都能够真正理解教育、感受教育。经过一定的采访和调查,我发现,大家有一个普遍的感受,公共教学课程内容单一,信息量少,教学效果不好,不能满足学生的需要。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开始改革大学教材,根据大学的实际情况进行教育学改革试验。这个试验把教育学课程大大压缩,相应丰富了其他方面的内容,其中我带头上了一门课,就是“教育新理念”。

    作为母语教育的中学语文教育,主要的任务应该是阅读写作教育,这是1990年代进进行过充分讨论的事情。1980年代,刚刚改革开放,外国的语文教育,特别是我国的外语教育,被生吞活剥的介绍过来,被一些地方搞得日益红火,义务教育初中阶段的语文教学大纲,也就列出了48项能力,其中包括几项听话的能力和说话的能力。但是,当时就引起了社会的广泛讨论,比较一致的意见是,中学阶段应该注意进行听话说话能力的培养,但是,不能够因此把听说与读写并列起来,毕竟是母语教育,母语教育是在小学六年基础上的教育,它主要的任务是进一步提升学生的语文能力,带领学生在规范和经典语言即书面语言的作品中学习语文,而不是停留在口耳相传的即兴交际的情景,即相对比较初级的思考层面进行。

    我是你的一片绿叶,我的根在你的土地

    蒋庆,1953生,字勿恤,号盘山叟,江苏徐州人。1982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先后任教于西南政法大学、深圳行政学院。2001年申请提前退休,在贵阳龙场建阳明精舍,任山长。他以承续光大儒学为己任,为当世大儒。主要著作有《公羊学引论》、《政治儒学--当代儒学的转向、特质与发展》、《以善致善:蒋庆与盛洪对话》、《生命信仰与王道政治——儒家文化的现代价值》等,翻译有《基督的人生观》、《自由与传统》、《当代政治神学文选》、《政治的罪恶》、《道德的人与不道德的社会》等,主编《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诵本》。

    今天,当初这群和老师“对着干”的学生们即便毕业了,还和鲍鹏山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时常聚在一起论道,地点可以是咖啡馆,也可以是鲍老师的家。

    “学生们确实挺不容易的。”杨颖老师“交卷”后长吁一口气。虽然从小练习书法,却没听说过“板桥体”,她专门上网查阅了相关资料,“第一眼我真没看出什么好处来,但仔细端详,他的笔锋起承转合之处都特别有韵味,独具一格。”杨颖的作文也就从她最熟悉的书法入手,探讨文化的个性与共性问题。“如果缺乏这方面的真切感悟,学生要正确理解‘不可无一,不可有二’的含义是有一定难度的。”她在高考监考时特别留意了一下,发现至少有1/3考生写写停停,感觉很困难,有差不多一半考生写完作文还没想出题目。

    中国的高考有两大特性:一是“独木桥”的特性,所谓“一考定终身”。二是,“猜猜猜”。考生们在高考前填报志愿,也估分“瞎猜”,不少平时学习成绩优异、最终高考成绩优异但因心理素质并非超强而未敢投报高档次大学的考生,大多不得不与其心仪的学校擦肩而过。有些考生的高考分数仅仅比第一志愿的录取分数线低一分,于是就完全丧失了进入与第一志愿大学同档次但分数线或许稍低一点大学的机会……

    上午评卷刚开始,电脑就一张一张地跳出试卷,组长通知,试卷已经进入二评,这些单独跳出的是一、二评分差超过6分,也就是要求三评的试卷,听到这话,老师们的神经陡地一紧。三评,基本意味着自己的每一次打分都将决定考生作文的最终得分了(真正三评还不能决定的试卷少之又少)。为了了解自己的二评与其他老师的一评打分是否接近,休息的时候,老师们纷纷到组长那里查看自己的评卷记录。据组长讲,去年一、二评分差超过6分需要三评的试卷约有25%,也就是说,每包试卷可能有七八篇试卷一、二评分差在6分以上。我惴惴不安地查看了一包自己的二评卷,结果发现自己与一评老师分差超过6分的只有一份,这才稍微松了口气。接着,我又查看了十来篇自己的三评文,发现我的三评试卷大约有80%是与一、二评中打分较高的老师相近,这与我的初衷是相符的,前面说过,只要不是无原则,我是主张分数朝上打的。

  • 2012河北中考数学试题及答案

  • 2011上海英语高考

  • 2011年英语四级成绩查询

  • 红星照耀中国

  • 2011年山东高考作文

  • 红楼梦十二金钗

  • 2011北京高考

  • 囫囵吞枣怎么造句

  • 红绿灯儿歌

  • 1998年全国高考状元

  • 呼喊你的名字
  • 红楼梦下载
  • 2011高考文综
  • 2012高考物理
  • 2010黑龙江高考分数线
  • 2010年高考语文
  • 12年高考作文
  • 2011广东高考分数线
  • 湖北中考成绩查询

  • 鸿沟的意思

  • 2012海淀二模数学

  • 2012假期安排表

  • 2012高考数学全国卷

  • 互相关爱作文节选

  • 2011上海中考英语

  • 2010北京高考数学答案

  • 2011成都中考

  • 2012高考0分作文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