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章内容

利民中学校园网

2019年04月08日 13:39

112358找规律

    纲要“加强教师管理,完善教师退出机制。制定校长任职资格标准,促进校长专业化,提高校长管理水平。推行校长职级制。”

    孙:我还是要补充一下你的意见。当前语文教学改革,有脱离文本的倾向,不但脱离文本,而且脱离“人本”。当然这种倾向,好多不是由我们第一线老师搞出来的,是由外来的行政力量强加的,甚至由行政官员搞出来的。实际上我们在一起交谈的时候,有些教育管理方面的官员,把学生在课堂上发言什么的,对话要到多少次,作为评估的标准,这是太可恶了,太不能忍受了,这简直有教育专制主义的嫌疑。

    重拾教育信心,还因为人们从征求意见中感受到了民主公开的诚意。一年多来,教育规划纲要工作小组在动员各方力量深入调研的同时,通过专设邮箱、门户网站、媒体参与等多种形式纳群言集众智,几十次修改文本,形成了今天的纲要征求意见稿。可以说,这是中国教育史上群众参与度最高的事件。原教育部副部长周远清的感慨是由衷的:“在教育岗位干了一辈子,还没有看到过哪一个决策这样发动群众,这样举全国之力。”

    第一,统筹城乡教育发展,向农村倾斜。我国城乡教育差距的突出矛盾是农村教育发展的相对滞后,尤其是中西部农村教育与城市教育差距较大。城乡二元结构是造成城乡教育差距的主要根源。因此,缩小城乡教育差距需要从城乡一体化的战略要求出发,统筹城乡教育发展,要在政策和制度设计上向农村倾斜,在公共教育资 源配置上优先保证农村教育发展的需要,逐步提高农村教育水平。我们要从战略的高度充分认识农村教育发展在国家综合国力提高和新农村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加大对农村教育的支持力度,确保新增教育经费主要用于农村;要建立现代公共教育财政体制,确保农村教育投入到位;要统一城乡办学标准, 保障农村办学的基本需要;要不断完善以县为主的基础教育管理体制,加大政府对教育的统筹和投入力度,进一步明确和落实各级政府对义务教育经费投入的比例和职能。全面提高农村教师的工资和福利,以增强农村教师吸引力。实施农村教师安居工程,在农村学校为教师建周转房,在县镇为农村教师集中建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等等。

    近年来,教师阅读,或者说教师不读书现象已悄然成为教育界及相关媒体争论的焦点。吴非在《课改需要爱读书的老师》一文中尖锐地指出:“中国不缺想做官的教师,缺的是爱读书的教师;中国不缺搞应试的教师,缺的是有思想的教师。学校能否成为名校,能否为民族培养合格人才,除了正确的教育方针以外,教师的素养是决定因素。”而阅读作为提升教师素养、丰富教师精神世界的必然渠道,却被许多教师日益疏离了。这是功利性价值观直接导致的。

    不要问我到哪里去, 我的情牵着你

    今年高考语文试卷有两大特点:

  我们学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只学了皮毛和形式。

    当阅读的触角探伸入文学的境地,名著就成为了不可绕行的高山,然而到目前为止,高考试卷中对名著的考查状况是不理想的。也许仅仅是因为高山仰止,高考中对文学名著的考查所表现出来的姿态是犹疑的、卑怯的,尽管一些省份明确列出高中生必读的名著,拉开了名著大阅读的架势,但是考题仍然没有深入探寻而上,只远兜远转,所做的只是采撷了几片叶子,拣拾了几颗砂粒而已。如走在高考试卷改革前列的江苏卷、福建卷等,对名著的考查经过几年的探索大多仍然是谨小慎微,小打小闹。2009年福建卷中对《三国演义》、《子夜》、《家》、《复活》、《欧也妮?葛朗台》的考查题型是要求“选出对作品故事情节的叙述不正确”的选项,还有简答题也只是要求回答“《红楼梦》中贾珍请王熙凤到宁国府协理秦可卿丧事的原因和过程”或“简述《巴黎圣母院》中穷诗人甘果瓦与爱斯梅拉达结成名义夫妻的经过”这样的基本故事情节。对大部头名著的低层次设题也不难理解:一方面,大部头作品的漫长篇幅和复杂情节往往使命题者难以断章取材;另一方面,文学名著博大精深的思想和精湛卓绝的艺术表达也使得命题者更为难以把握。相比较而言,福建卷中关于文化经典《论语》的阅读考查所出题目就可圈可点。

    良好的心理素质是衡量一个人的整体素质的重要标准之一。一个人的心理素质是在先天素质的基础上经过后天的环境与教育的影响而逐步形成的。心理素质包括人的认识能力、情感品质、意志品质、气质和性格等个性品质诸方面。一个具有良好心理素质的大学生首先应该具有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健康的体魄和积极的人生理想;其次要有客观的自我意识和自我评价,对社会和他人有理性的认识;第三要有和谐的人际关系,行为与社会协调一致;第四要有完整健康的人格特征,即生理、心理、道德、社会各要素要完美统一、平衡、协调地发展。而当下的大学生心理素质存在问题。如思想极端,自私狭隘;处理不好同学间的关系,人际交往出现障碍;因追求个性自由而导致趣味低下、思想和行为不文明;意志力薄弱,精神脆弱;极端自傲或自卑。这些现象都是人文素质教育缺失的结果,实在令人担忧。好在作为准人才的大学生,还有极大地打造空间,而古代文学教学承载着诸多的人文因素,因此老师在教学中挖掘和利用人文因素培养学生势在必行

    刘云山、刘延东、李源潮、令计划参加了会见。

    校园安保,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中国教师报:作为一位有丰富教学经验的著名语文特级教师,您能否教给语文教师一些简单而实用的教学方法?

    1984年,有老师问,能不能把《树人》壁报版面扩大,我说,要改版干脆就改成铅印季刊。大家很惊讶:当时全国没有中学办铅印刊物的。可是,总要有人来做第一个的啊,我们为什么不敢做第一个?李夜光校长问:你要多少钱?我说三百元。他立即同意。可是,后来好像只花了几十元钱。所有参预其事的教师连顿饭也没吃过,几乎全是义务劳动。当年山西《语文报》的总编告诉我,《树人》杂志是全国中学第一份铅印杂志。这份文学社杂志至今已经存在26年了。当年巴金先生题写的刊名一直用到现有。

    三、关于语文教学开展书法教学的几点构想

    对A、B、C、D、E、F六个能力层级均可有难易不同的考查。

    所以我提出“回归大我、回归现实”,不仅仅要为了自己,为了文学,你要由衷地对国家、民族、时代,对读你书的人,对听你讲话的人关注,你要关心他们的命运。

    我的才能就像怀孕,时间越久越觉得肚子里有东西。

   孙绍振,著名学者,福建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有《文学创作论》《论变异》《美的结构》《审美价值结构和情感逻辑》《怎样写小说》《幽默逻辑探秘》等。散文集《面对陌生人》《灵魂的喜剧》《孙绍振幽默文集》(三卷本)等。九十年代中期以学者之深厚积累投入中学语文教学改革,参与论战,《炮轰全国统一高考体制》、《高考语文试卷批判》等文章,被广为引用。文章结集以《审视中学语文教学》为题出版。现担任教育部实验初中语文教材主编。

    为20年后“做准备”

    由于时间关系,今天我只能就“教育需要一场真正的变革”作一个简要的发言。

    朱永新为此呼吁,“中国的教育面临着一个‘再出发’的问题。现在,应该追问教育的原点,问一问:作为国家教育价值观,我们到底要培养什么人?到底要把我们这个民族带到哪里?”

    这是要以比较适当的教育投入和付出,来达到保证社会发展的人的素质“提高”的目的。这才是效率较高、“性价比”较高的,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应当实施的“提高”人的素质的教育。

   孙绍振,著名学者,福建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有《文学创作论》《论变异》《美的结构》《审美价值结构和情感逻辑》《怎样写小说》《幽默逻辑探秘》等。散文集《面对陌生人》《灵魂的喜剧》《孙绍振幽默文集》(三卷本)等。九十年代中期以学者之深厚积累投入中学语文教学改革,参与论战,《炮轰全国统一高考体制》、《高考语文试卷批判》等文章,被广为引用。文章结集以《审视中学语文教学》为题出版。现担任教育部实验初中语文教材主编。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形成了一波汉字研究的热潮,越过世纪,至今不衰。但是回过头来看,这场研究有一个明显的缺陷,就是未能很好地区别文字与语言,把文字结构中的文化现象和文字所记录的语言所反映的文化现象混为一谈了。在我们今后的工作中,希望能够汲取教训,避免犯类似的错误。

    张老师在阅卷中最大的感受就是考生作文缺乏真情实感,很少出现真正打动人的作文。“抒写真情实感的作文实在太少了,很多作文都没有体现出考生的思考,读起来‘不痛不痒’。好作文并不一定要语句多优美,朴实无华、返璞归真的作文反而更能感动阅卷老师,像我批改的几乎满分的作文就属于这样。”张老师建议今后参加高考的考生,要用心关注生活,学会把真切的生活体验和感悟用文章表达出来,这样才能在高考作文中占有优势。

    可后来又碰到问题,现在的工资标准、初中高中老师的聘任方法、新课程标准,都要求初中高中必须脱钩,这和国家制度又形成尖锐冲突,是尊重教育规律还是尊重国家制度?康健又一次感到无奈。

    第一,取消六级考试。你一个研究生连中文一级都不及格,你英文考六级干什么呢?看看研究生写得论文,自己的民族文化都没有学好,天天考英语──打勾:托福打勾、GRE打勾、英文考出很高的分。可哪个写的英文论文在我面前过得了关呢?过不了关!这样培养出来的人能干什么?自己搞的专业一点都没学好!......说不会计算机就是文盲,这又是一个误区!我现在是教授,我顾不上搞计算机!”

    应该更加重视自己的母语

    “由此我想到深圳。作为一个年轻的移民城市,许多写作能力很强的孩子,往往都存在偏科问题,比如15岁的女孩赵荔就和英国的创意大师约翰?霍金斯合作写了一本书,她可以用英文写作;又如年仅16岁的中学生袁博与腾龙堂动漫公司合作,制作深圳首部原创动漫《鸵鸟家族》。”杨宏海认为,将来深圳要出真正的优秀人才,必须要给具有创造性思维的“张冲们”留下更多宽容。

    昨天上午,教育部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继续解读《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邀请有关专家对纲要中的职业教育内容做具体说明。发布会上,专家对相关数字进行分析表示,今年的大学毕业生中仅40%能走上“白领”岗位。

    身当恩遇恒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

  2009年10月24日,为救两名落水少年,湖北长江大学10多名大学生奋不顾身地扑进江中,他们手拉手搭起人梯,救起了两名少年,而陈及时、方招、何东旭等三名大学生却被湍急的水流冲入江中,不幸遇难。一位参与救援的学生事后表示,今后再遇到有人需要帮助,还会毫不犹豫伸出援手。

    再就是这种瞄准北大、清华的育人模式,使得绝大多数重点中学都将“拔尖”、“提优”当作了教学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其举措之一便是划分“强化班”与“普通班”,把学生分成三六九等,将优质教育资源都施加在了那些有望冲击北大、清华的可塑之材上,而对一般学生则往往采取“野生放养”的策略,任其自生自灭。其结果便是优等生不堪重负,营养过剩;后进生营养不良,嗷嗷待哺。学生的两极分化便成了这类学校的通病。

    再有,“权利”的意思是指“宪法和法律确认并赋予公民享有的某种权益,这种权益受国家保护,有物质保障。”——那么,教育部的这个规定等于是告诉我们,班主任“批评教育学生”才受到“国家的保护”。听说,班主任是有个“班主任津贴”的,这可以算做是一种“物质的保障”,那其它不是班主任的老师,根本就是没有“批评”物质保障的人,所以根本不能对学生实施“批评教育”,倘若批评了,就是不受“国家保护”的侵权行为了吗?

    主要著作有《论现代领导之道》《和中青年干部谈谈领导能力》《邓小平执政党建设理论学习纲要》《论中国共产党的基本特点》《伟大复兴与战略思维》《廉政论》等。主编有《毛泽东邓小平论党的民主集中制》《毛泽东邓小平论实事求是》等。

    2003年起,季羡林即缠绵病榻,温家宝总理曾五次探寻病情,称赞他对民族不渝的信仰、对国家坚忍的担当。6年病榻生涯,季羡林经历了心肌衰竭、左腿骨髓炎、心脏病的考验,写下20多万字的《病榻杂记》。在这部书中,96岁高龄的季羡林先生坚定地请外界将“加”在自己头上的三顶桂冠——“国学大师”、“学界(术)泰斗”、“国宝”——“摘下来”。

    11蹚 tāng 义为蹚水、蹚地。不再作为“趟”的异体字。

    黄玉峰:“负担”不是叫嚷几声就可以减下来的。一方面,教师为了“不撞枪口”而表面上不得不减少课时,一方面又为了提高成绩拼命在加班加点,并且号召学生们去补课去接受家教。因为他知道如果成绩下去了,校长那儿也是“一票否决”。所以往往是口头上讲减负,实际上搞加码。

    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如何更好通过考试来为国家选拔人才,一直是教育主管部门的一个工作重点。

    还有,信一课一练。如果说,学生语文水平的提高,可以靠题海题库这样来一课一练的话,那还要语文教师做什么呢?诸如此类的东西,影响了我们的教师,导致教学自信力消解,被他信力左右:到底什么是语文搞不清楚了,到底怎么教语文、教什么也不知道了。初中高中的语文教学,几乎是差不多的模式,差不多的样式。

    教育系统跟其他部门一样,纪检监督部门很多,纪检监察,加上教学督导,应有尽有。其中,针对教学质量的专门监察督导部门,设置时间更早,从中央到地方,也算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只是,这个体系用处不大。前些时候,教育部开展大规模本科教学评估,还得另起炉灶,另组人马。事实上,但凡教育行政部门需要开展检查督促工作了,一般都是另起炉灶,临时组团,没有人理会督导部门。这样一个教学监督部门,连起码的功能都不具备,仅仅是一个教育行政体系的盲肠。

    4.醉人瞬间——金妍儿冰上翩翩起舞

    最近,余光中先生鉴于台湾学生的中文能力每况愈下的实际,为维护年青一代的文化继承权,在解放日报报业集团的文化讲坛上急切呼吁:“现在的媒体跟过去不一样,读者都变成了观众和听众,但是读者和观众毕竟是不同的,读者读一本书是有所参与的,借由文字细细体味文章,只有好好把握了文字才能把文章中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读懂。因此怎样把年轻人拉回来做读者是很重要的。”“把年轻人拉回来做读者”,很难但也很容易。难,是因为电脑与影视科技的优势和诱惑太大了;容易,是因为对于养成了良好读书习惯的年轻人来说,读书之魅惑甚于影像媒体。如此一说,则答案自在其中———引导、培养读书兴趣和习惯,须从孩子抓起。

    一个人的素质好,或者不好,通常的说法,看他是不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可是为什么即便是今日的大学生,甚至大学的教育者也普遍存在“素质问题”?今日上过大学,获得高等学历的青年,远远超过以往任何时期,但在高的意义上,当代大学生配不配称得上是所谓“受过教育的人”?为什么今天我们还要讨论素质教育?有没有素质教育这回事?素质能不能教育?怎样教育?谁来教育?

    面对质疑,吕栋反复强调,“文本的选择是最重要的”,“孩子是很容易迷信课本的”。他认为,小学语文老师应该主动去思考“教材选用的文本有没有问题”,而不是完成教学任务便万事大吉。

    (校领导说)你们这个举报,弄得校领导50天来日夜不得安宁,你是始作俑者。我现在宣布,如果你们愿意退出6人,马上举手,回头说明也行,还为时未晚。你们如果是为了利益,我们可以转达李连生们,让他们把教育部一等奖匀给你们一些。这个我们听了脑子都要炸了,感觉到这种侮辱太大了。

    五、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大会举行

    纵观一下我们的教育,从小学到高中,应试成分越来浓厚。从小学便是填鸭式教学。正式内容之外,还搞了五花八门的什么什么英语班、钢琴班。不过离高考尚远,还能照顾孩子的童心。到了初中,作业像三座大山向学生压来,另外还搞什么奥数、物理、作文竞赛,学生负担重了好多。不是重点学校的,要进重点高中。于是:考考,成了教师的法宝;分分,成了学生的命根。

    其次我认为还值得大家注意的就是逐步消除大班额,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有这个提法,可是如今我的学生仍然是五六十个人甚至七十个挤在一间教室里,资源共享着四十分钟里的那一个老师,遗憾的是《纲要》中只说到了逐步消除大班额并没有提到高中教育阶段多少个学生一个班最为合理,经济发达的城市已经基本实现了小班额的授课,这有利于学生处在主动地位置上接受教育,三年的教学使我明显的感受到人多的班级我无法去关注每一个学生,目前我带的两个班人数相差十几人,我就明显的感觉到了人少的二十班我可以有很多的精力在课堂上给他们作为学习的主人的主人翁的能动性,我可以及时的反馈给他们一些适合他们个人发展的信息,尤其二十班体育生较多,十三名体育生基本上已经可以保持一个稳定的语文成绩,并且我发现他们比其他的学生更善于记忆,优点被老师及时的发现并鼓励的多了,他们就会逐步建立起对学习的自信心,也就能保持一个好的成绩了,可是另一个班级人数稍微多一点,我总觉得自己哪一个学生都想抓住,可是总觉的力不从心,渐渐地发现每个人都抓一把其实效果并不理想,学生很想老师一直都是最关注自己成长的,你偶尔的抓他那一把并不能起到多少进步,所以这一条我觉得势在必行。

  • 2011高考语文试卷

  • 2010版红楼

  • 2011年中考作文

  • 2012年四级成绩查询

  • 2010年福建高考数学

  • 2012年山东高考人数

  • 2010年国庆

  • 2011浙江高考数学

  • 鸿雁传书的意思

  • 红红的太阳像什么

  • 2012江西中考
  • 湖南高考分数线2009
  • 2012江苏高考数学卷
  • 2012河北一本线
  • 2011临沂中考数学
  • 2012常州中考分数线
  • 呼兰河传好词好句
  • 后生可畏的意思
  • 后赤壁赋ppt

  • 洪洞大槐树

  • 2011北京高考作文节选题目

  • 2011江苏高考满分作文

  • 2012家庭装修报价

  • 2009中考作文

  • 后来 刘若英 歌词

  • 2010高考成绩查询

  • 2012教师资格证

  • 2009高考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