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章内容

利民中学校园网

2019年04月25日 12:43

常用字体包

    最近,两件事再次引发我对中国教育的担忧。一是,前不久跟一位美国名牌大学金融教授谈博士研究生招生政策,他说他们今后可能不再招收中国学生了。这不是种族歧视问题,他自己也是中国人,而是因为过去多年的中国学生,开始学习成绩都好,后来做博士论文研究时虽然未必突出,但还行,可是,等到毕业上学术市场找教职岗位时,都表现不好,没办法找到一流大学教职。所以,他们不想再浪费时间培养中国学生了。

    新闻背景

    朱清时曾感叹“去行政化”太难,他和同事们在招聘学校管理人员时,有一个在另一所高校工作过的小伙子来应聘,他很精明,南科大方面也很想招他。不过,他一上来就说,“我已经是科级了,所以我到你们这里来,就算没有行政级别,但是我至少也得是副职部门负责人”。朱清时就跟他说,现在没有这些位置了,你这么聪明,南科大需要你,会把你放在更重要的岗位上,将来会有晋升的机会。当时,对方没有马上决定,朱清时本以为他会来,但他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南科大。高校去行政化之难,由此可见一斑。

    对于青少年、尤其是青春期的学生,交往是一种特别重要的学习。但在衡水中学是不合时宜的,因为无关高考。

    在很多地方,评职称的“程序正义”,只是体现在一些死板的程序、过时的规定上。职称外语和计算机应用能力考试,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应该说,外语和计算机技能很重要,但并不是对每个岗位、每个人都那么重要,如中医药、工艺美术、中小学教师等。更何况,这样的考试还存在“对年轻人来讲太容易、对年纪大的来讲太难”的问题,要么沦为没什么意义的走过场,要么成为啃下来也没有用的硬骨头。对职称外语和计算机应用能力考试不作统一要求,正是为了解决